桐风起

一将终成万古枯

想问大家有没有华武的同好群,大家一起扯皮讨论脑洞之类的,想进去和大家一起玩♡

交错(1)

交错(1)

记忆中入眼便是一片雪白。

漫天飞雪如鹅絮同风起,时不时有细碎的几片被风刮进薄衣的领口,化在锁骨引得他蜷缩着打个嘚瑟。

浸在刺骨寒意中的漫山遍野再不见其他颜色,耳边是陈木车轮交错滚动的声音,随着那声音起伏身子也跟着颠簸晃动。

真的好冷……

意识迷离间不禁往身旁妇人怀里靠去,想要汲取杯水车薪的暖意。

那是爹下葬的半月有余,陋葬家父后家中再无可以变卖的物件,母子俩家徒四壁,羸弱的妇人枯瘦的手指摸着他的头发,嘴角扯出一抹苦笑。

“娘……”

那年他八岁,方知所谓活着,本身就是一种磨练。

直到看到……这冰天雪地里的唯一颜色。

将他交去后,母亲转身在风雪中渐行渐远,本就瘦小的身影几乎和咆哮的风雪融为一体,他盯着门口母亲变成黑点的身影一动不动,直到被一只微凉的手牵起。

拉着他走庭穿院的是一位发髻高束的少女,少女不过及笄,眉目清秀而不失英气,冷蓝的发饰随着步伐轻轻颤动,他踉踉跄跄跟着,时不时抬头看着这一路来唯一显眼的颜色。

“师弟”少女突然停下步伐,他没停住一个晃神撞到人家身后,连忙道歉“姐姐对不起!”

少女笑笑回身蹲下按着他双肩,和颜悦色道“师弟,虽然你还没去誓剑石,但是今日入了华山山门,也算半个华山弟子了,你叫什么名字?”

廊亭外细雪飘飘,亭内少女抬手附上他的小脸,把吹到他脸上的雪水轻轻抹去,他才发现这个姐姐,凌厉眉目中蕴含的是无限的温柔与怀念,他直直地看着姐姐的眼睛,耳边已听不到她嘴角开合所说是什么了。

只记得……

“华!如!尘!”

  耳边传来熟悉的怒吼如雷贯耳,华如尘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早就轻车熟路,眼睛还没睁开就听着风势一个侧翻,躲过一记重击。

  华如尘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睁眼就看到华烟烟咬牙切齿的脸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华烟烟眼神可怕的很。

  “没大没小的,你师兄灵通得很,能忘什……”

  等等!

  好像确实忘了什么!

  华如尘来不及纠正华烟烟直呼其名,手攥拳在掌心一砸

  “今天有护镖任务!”

  诶呦我去!

  华如尘来不及管华烟烟的脸色,急忙穿上外衣整装,心虚地想都怪昨天接下这个大单太得意忘形,直接跑去喝了几壶,闹得太晚日上三竿也没起来。“烟烟,几时了!”

“辰时。”华烟烟看着这个慌乱的师兄就能想到他昨天又去做什么了,怪不得早早就把自己赶回客栈,自己出去潇洒快活。

“幸好幸好,来得及。”华如尘一把抓起床边的剑“走了!”

华烟烟刚跟两步余光一撇,只觉被褥上什么东西亮眼“喂!这东西你不要了?”一片薄玉透着碧色,底下系着朱红的穗子,不打眼看还真不容易被注意。

“诶别动!别什么都看,去去去。”

华如尘回头一看那物件跟被踩了尾巴似得跑过去抓起来往里怀揣。

  “你一大早跑我房里我还没说你呢,师妹你不嫁人我还要名声的,诶呦喂!”

  华如尘右耳被华烟烟扯得往后仰去“我要再不进来,我俩两个月等来的单子就没了,你说吃饭重要呢,还是师兄你的名声重要啊?”

华烟烟故意加重了“名声”两个字,华如尘终究还是心虚,嘴上逞强几句,实际孰轻孰重没人比他更明白,自几月年前出了山门,两人什么行当没做过,饥饱冷暖自知,好不容易接到一个好活,这次也真是自己耽搁了。

“诶诶诶我温柔可爱的 嘶 师妹!”

华如尘两个眼珠一骨碌,嘴上跟抹了蜜似得道“我看金陵城卖的首饰都挺好看,跑完这单咱去买一趟怎么样”这话果真戳中了华烟烟那追风逐尘的少女心。

“此话当真!先说好,我自己去,你别跟来!”随着耳上力道一松,华如尘心中大喜 稳了!

两人打小一起长大,入师门也不过先后,华烟烟的脾性他最知道了,三句之内起火平火的功夫已经炉火纯青,屡试不爽。

  出了客栈一路快马加鞭,总算没误了时辰,二人隔着远远就看见一队人马,看这人的仗势,车里东西定不贱。

  负责走镖的是个不拘小节的赤膊高壮汉子,露着半边膀子尽是腱子肉,跟华如尘对上几句后也不客套“这行我算老人了,你们叫我老杨成。”

  华如尘笑嘻嘻地贫嘴“那哪成,怎么论都得叫声杨哥,是吧烟烟?”

师兄妹两人想一块儿去了,华烟烟也是机灵的,这镖头一看就是老行,怎么也得混个熟以后还得跟他多学东西,毫不含羞脆生生地叫人“杨哥!”

老杨被年轻丫头这么一唤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一边招呼起镖,一边讲起事宜,心情好了也确实比平时详尽了一二。

华如尘和华烟烟第一次护镖,虽然跟着人马走也不免有些绷着弦。

穿林跨水走了一路,老杨看不下去“小兄弟,你俩第一次走镖吧?”

华如尘好不容易歇下来,靠着树刚想喝一口酒就被老杨说透了,笑笑道“杨哥果真洞若观火,这都让你看出来了。”

老杨豪气地笑了几声“这一路你俩把剑都要攥出个坑了,我能看不出来吗。”周遭休息的兄弟们都笑,华烟烟取干粮回来路上听到这么一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护镖讲究胆大心细,贼人来劫你不能躲,贼人有心下手你要察觉,至于贼人没来,你就不能自己吓自己。”

华如尘一听也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过头好笑了,这个状态搞不好要杯弓蛇影。

“成,我不吓自己了。”华如尘担保着,顿了一下疑惑道“对了杨哥,金陵这么大的镖车,怎么就我们两个新人啊,这世道还没到有钱没人挣的地步吧。”

“诶,要说挣钱,哪有江南厉害啊”跟队的一个大哥看着也是老人“你们这样的少侠,金陵待不住的,一听江南富庶走镖一日百万,我跟老杨是一个都拦不住。”

“哼,不过一群鼠目寸光的毛孩子”老杨面露轻蔑之色“金陵的镖虽然没江南富,但是运的大多是官家的,报酬也正规稳定的多,现下有点本事的后生都奔江南,就不想大富大贵的镖早有固定高手护,哪有他们的位置。”

原来是眼高手低了,华烟烟一边啃着包里干粮一边想这形势,如今江南是好生财,但是机会少,自己和师兄还是留在金陵更好。偏头瞥了一眼师兄,发现他似乎并不同自己想的一样,华烟烟顿时眉头一皱,觉得事情不简单。

“而且听说新一批的武当弟子要下山修学,江南行当的位置几乎都被他们定了”又有人叹气道

“修学?他们还做这事?”华如尘简直一脑袋问号,武当弟子,他再熟悉不过了,他的青春除了挑水练剑调皮捣蛋,唯一的乐趣就是和上华山来的武当弟子斗智斗勇,但更多的岁月里双方还是斗嘴皮子为主,长年累月练就三寸不烂之舌,甚至能把没见过世面的武当小弟子杠得面如菜色。

想起他们一个个端着儒雅不能回嘴的憋屈脸华如尘一失神笑出了声,被同样憋着笑忆往以峥嵘岁月的华烟烟在身后怼了一下子。

细细听了这一下算是明白了。

武当所谓的修学就是让每一届弟子出师后下山通过从事行当入世一到两年,一方面宣扬道经增加香客,一方面习得入世之道。所谓只有真正入世之人,才能做到真正的出世,不在俗世红尘中摸爬滚打一次,不知众生疾苦,又怎能福佑众生。

华如尘心道,这还真符合他们的道。

要知道华山则不,从来都是浩然石跟师兄师姐打架,高亚男师姐说你小子打赢了,就能下山去,不然就继续老实练功夫。

好在华如尘和华烟烟打小就聪慧,算是下山早的,同下山修学的武当弟子一般,正是少年人意气风发的年纪。
镖车整顿之后再次启程,华如尘翻上马背长剑一提,心里已经有了几个数,自知下山不过数月,江湖苦乐未尝,人心险恶未见,还是先安身立命,尽快熟悉这个复杂的江湖为好。

而且,武当下山这批人里,不免会有“老熟人”,运气好碰上了,说不定还就能叙叙旧呢,华如尘双眼放光一肚子坏水,华烟烟打了个寒颤,头疼地祈祷师兄别惹祸就成。

 

对于凛冬一事的看法

可以说是非常对了

左半边的冷流右半边的轰:

这篇说得很好,我转一下,抱歉水首页。


空明。:











整个事情我只能用荒唐来形容。




这两天我仔仔细细的把整件事情理了一边,这事本来只是个小矛盾,因为凛冬的题材和情节的不恰当却被在一群人的煽风点火下才被扩大成今天这样,那个挂人长条我也看了一下(在热度榜上我想不看都难),语言带有明显的主观色彩,措辞难听扎人,我一个路人看到一半都觉得过了,这简直是为了撕而撕,最让我奇怪的事情是那个长条居然还微博抽奖,????完全不懂到底是粉还是黑。




凛冬写的创世和情人豆我都是看的截图,我也觉得这个梗非常不友好非常的欠妥帖,不过情人豆刚发出来的时候不是一群人好评吗,而且据说过了半个月有妹子指出来凛冬文的不妥当她也标了预警吗,要撕的话我很好奇为什么没人一开始说出来?




凛冬对此的回应是删文和道歉,道歉贴我看过了我觉得态度非常诚恳,没有只是一句“对不起我错了”也没敷衍,当然原谅是自己的事情,觉得无法接受的,为什么不能理性表达不满呢,理性脱粉不再关注再拉个黑名单就可以了,她的态度已经表明了她认识了她的错误,揪着不放逼她退圈删号的,但是就算不原谅不至于上升到人身攻击???????有些截图我看的十分恶心,问候人家母亲的有,大骂脏话的也有,现在你们完全不是撕人家的文而是凛冬人格人品和生活,还叫着逼着人家退圈,你把自己当圈管了还是警。察了????????退一步说,雷狮是你的本命是你的信仰,你完全一点点都受不了那个文的情节,所以就要去咒一个活生生的人去死????????大兄弟,雷狮还在凹凸世界活的好好的呢,拜托你把二次和三次,原著和同人分的清楚一点好吗,这让我想起那段时间lh和gxt公开的时候某些脑残粉什么跳楼割腕之类的,毫无意义的刷tag不会让人觉得凛冬做错了,而是觉得某些雷厨很没素质,这让别人知道了会怎么想?恶心人不是凛冬,而是键盘侠。




别一副道貌岸然说自己为这个圈子铲除毒瘤,真的很让人反胃。




就这个事情我还问了圈外人的意见,我和我的数学补习老师说到这个的时候,他听我说完整个过程和看了很多截图后皱着眉说做的太过了,不必做出如此过激的行为,我的同学听我说完这些事情后直截了当的说那些挂人黑人键盘侠的怕不是吃饱了撑着的,她觉得凛冬既然道歉和删文了就足够了,何必做出这些无意义的事情逼着人退圈呢。




最让我心寒的是那些这个事情一出就骂凛冬的原凛冬粉,在她没出事之前一口一个凛冬太太冬哥冬爹叫的多亲热,一出事要么反咬一口要么划清界限,对比此我真的很佩服yoyo,她才算是真正的朋友。很多人前后态度我都看的清清楚楚,落井下石的人最恶心,这比那篇文还让我恶心。而不明跟风的群众……只能说可怜了。




为什么非要抓着凛冬的那两篇不放呢,当她以前写的那么多文都是放屁吗,我只看过凛冬的一篇文,其他的因为太虐了所以不敢看,但是众人反应却很好很棒,在我来看凛冬一没抄袭二没骗钱,而对我来说文手的最大的死罪(抄袭)她也没有,何必对她态度如此恶劣。




口口声声说言论自由,呈现的却是网络暴力。




希望所有理智的凛冬粉都不要再撕了,也希望所有雷安粉不要因为这个事情而对雷安失望,太太并不等于cp,对待这样的事只要不去理会就好了,人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生物,过一段时间这些破事都会自然而然的消失,请各位理智对待,与其撕逼还不如学习,前者让你变得粗陋,后者让你获得感悟。




最后,无论凛冬退不退圈,那都是她自己的事情,我只希望她能在以后的道路中越走越好,吃一堑长一智,希望她能得到应有的支持和宽恕而不是墙倒众人推,希望她能继续好好的生活和学习,别在意那么多恶心人的语句。




没有人能随便剥夺别人写东西的权力,没有人会完全不会犯错,金无足赤,人无完人。




希望,共勉。









——






顺便,如果有人因为这个而取消关注我的话,我只能说很遗憾,掉粉随意,我不是站队,仅仅发表自己的看法。


啊啊啊!

燃烧原野:

不行了这个“我发誓勇敢的对抗强暴”让我笑了能有十分钟吧(?????)好了好了安哥,我们都知道你勇敢的对抗过某些人的强暴了,我就想问你成功了吗?(不是那个强暴好吗

YasuU:

應bk老師的要求,搞了個雷安的對話(偽)時隔多年(???)又打開了AU…………………

這兩人採樣率不一樣啊太過分了!!!!(指指點點

#就算覺得很無聊也聽完了宣誓全程的雷獅

非常对了

半堆糖:

瑞哥这种和不熟的人说一句话都嫌多,和熟的人就可以抱抱背背,不过大部分情况下还是-_-的闷骚性格,怎么可能是射手座啊,摆明了是个摩羯吧。

而金小宝贝可爱又活泼,每天的日常就是哈哈哈哈哈哈,大家都是好朋友呀,这种柴犬性格没错就是个标准射手了!

那从感情的角度来说,射手面对喜欢的人就是“越得不到的就越喜欢,就越要往上凑”,而且如果对方不挑明了说就永远不懂,有点贱兮兮傻乎乎的可爱萌。而摩羯则是“劳资再喜欢你也不会告诉你的”,全天下的人都看出来他喜欢了可他就是能在喜欢的人面前装得一副“劳资根本不在意你啊”的样子,最后把自己憋到内伤。

所以说,摩羯冷漠的外表真的能把射手吃得死死的,而射手的天然蠢也真的虐死摩羯,那么最后就变成瑞哥默默地对金巨无敌好,好到全世界都知道他俩是一对儿,而金还在知乎上发贴“如何能跟多年发小发展成一对儿在线等挺急的”。

天惹真是绝配,他俩肥肠可爱了。

晚上睡不着突然想写

【雷安】
车水马龙,这一步走出去就是一辈子。
安迷修回头看了眼雷狮,后者用手捂着打火机点烟,一口吐出的烟被夜风吹去散的干干净净。
雷狮抬头看向他身后霓虹招牌,眼中的反光亮的映人,他的视线始终没有落到眼前人身上,视线飘了一会儿背过身,抬手摆了摆,勉强当做告别。
安迷修笑了,他就知道雷狮的性子不会跟他弄多煽情的告别,这下也算江湖路远了,这是才发现两人的一切都那么荒诞,所以安迷修只是站在那,目送雷狮的背影渐行渐远,消失在车流中,突然间安迷修愣了一下,他死死盯着那个方向,雷狮刚才回头了,不是掉了东西的回头,不是幡然醒悟的回头,而是要回头看他,只是看他,即使他们俩都知道这个距离是看不到对方的,但是安迷修心头还是涌上一股暖意,暖的他心里波涛汹涌,淹了眼眶,再也看不清眼前光影。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啊啊啊啊庆祝第二季雷安终于见面啦!!!

可以缩是十分鸡冻了!


高举瑞金大旗!!

画喜欢的cp怎么都不累

终于不是草稿流了

总之为瑞金出一份力